批准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 广东省编办  主管单位: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广东省省情调查研究中心
广东省省情调查研究中心
广东“让孝声飞•暖心护巢养老工程”启动
省情通行证.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名家专栏 >> 名家专栏 >> 【亚太智库传媒】直面“成长烦恼” 做共享经济全球领跑者
【亚太智库传媒】直面“成长烦恼” 做共享经济全球领跑者
2018-1-19  来源:亚太经济时报

[字体调整: ]

  作为一种新兴的业态,共享经济正面临着不少“成长的烦恼”,例如:交易诚信及安全的约束、政策监管的障碍等。“共享经济”必须在发展中逐步解决这些问题,争做全球领跑者。


文|张如城

  回首2017年,共享经济成为当仁不让的网红。不断推陈出新的共享新事物覆盖了国民交通出行、房屋住宿、知识技能、生活服务等多个领域。与任何产品发展规律一样,伴随着“初生—成长—成熟—衰退”,经过一年“鏖战”,在野蛮生长和质疑中,共享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预计到2018年,我国共享经济的规模将高达2300亿美元,占全国GDP的1.67%,全球共享经济总量的44%。

厘清概念 明确价值

  共享经济是美国学者杰里米·里夫金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中提出的一个全新概念。从狭义上讲,它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新经济模式。其运作过程主要依靠第三方互联网交易平台,在去中介化和再中介化的过程中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

  随着共享经济的兴起,一些“花式共享”项目陆续进入公众视野。事实上,很多项目严格来讲并不算“共享经济”,而是把项目作为一个载体,实现宣传和融资的目的。如果不厘清概念,明确商业模式的价值所在,盲目投资于所谓的共享经济之中,则有可能出现“伪共享”,从而沦为资本市场上的圈钱游戏,严重浪费社会经济资源。

  上海社科院新经济与产业国际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汤蕴懿比较了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两者的区别,他称无论“滴滴”还是“摩拜”等,都只是互联网化的分享经济。分享经济早就存在,其典型代表是房屋、自行车等租赁行业,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包括银行业。当传统租赁业与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相结合时,就演化为现代分享经济。与传统商业模式相比,分享经济提高了资源使用效率。但它与共享经济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最终实现的是对市场的垄断而非协同,而后者则充分发挥了政府、社会、企业的多元主体力量,将更多的闲置空间或资源进行开发利用,从而实现经济的转型升级。

  世界银行经济顾问姚树洁在对优步、爱比迎等为代表的美国共享经济案例进行分析时发现,它们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最重要原因在于利用互联网盘活了分散在千家万户的闲置资源,使这些闲置资源能够有偿租给他人使用,从而提升社会资源的利用效率。而我国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各种共享经济模式,实际上只是利用移动互联网将新制造出来的产品分时销售给多个消费者而获取利润罢了,没有真正解决“共享商业模式有何价值”这一核心问题。因此,时代呼唤创新型的共享经济模式。处于共享经济中的企业一定要不断分析和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将信息作为其核心产品和资源,而不只是满足于提供具体的产品,否则就很容易沦为一家“伪共享”公司。

“中国样本”领跑世界

  虽然共享经济的概念、原型都发端于美国,但在中国却表现得更加丰富多彩,在很多方面已经走在世界前列,未来发展更值得期待。截至目前,我国已成功打造了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经济巨头和诸多互联网经济平台,尤其在房屋、出行、家政、物流、专业技能、兴趣爱好服务等领域,开创了共享经济发展的新局面。

  中国正在成为全球共享经济中心。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指出,我国共享经济在吸收国外先进商业模式的基础上,向海外扩张,形成了国际影响力。共享经济在中国高速发展,不但经济规模持续扩大,而且各类创新商业模式层出不穷,领跑全球共享经济。

  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陶希东分析了中国发展共享经济具备的巨大优势,他称我国作为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和消费市场,具备共享经济发展的资源优势和市场优势,尤其是随着我国成功跨入高收入行列国家,消费模式进一步转型升级,必将在能源领域、服务领域、专业技能领域等出现越来越多的共享型平台和企业,经济体量和影响力也会持续放大,最终一定会成为世界共享经济发展的领导者。

监管不容或缺

  事实上,表面风光的共享经济产业,也有许多“成长的烦恼”。例如:市场秩序不规范、信息不对称导致市场失灵,交易诚信缺失及政策监管不力等问题成为阻碍共享经济发展的力量。

  这些问题无疑在提醒监管部门“该出手”了。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称,二十多年的中国互联网发展史告诉我们,建立在企业行业自律基础上的“市场自我净化”从来都没有真实有效的存在过,而当“看不见的手”无效之时,亦即“看得见的手”出场之际。因此,市场监管部门需尽快根据产业涉及的各领域特性,建立健全监管制度,完善监管约束体系建设。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员李仪、夏杰长表示,相关部门应更新监管理念,创新监管手段,提升监管水平。在监管过程中,要主动运用互联网手段和技术手段来解决出现的共享经济技术问题,重视共享经济发展的正当市场需求和权益诉求,争取将其纳入良性发展和法制监管框架之内。

  此外,政府还应积极打破数据孤岛,大力推动政府部门数据共享、公共数据资源开放、公共服务资源分享,推进诚信体系建设,建立共享经济网上信用平台,筑实共享经济发展的基础。

http://www.gdsqfb.org.cn


相关阅读
无相关内容
王珺:以城镇化促区域协调发展
焦点关注
王珺:以城镇化促区域协调发展
  • 【亚太智库传媒】广东经济:“稳中有进”踏上新时代征程
  • 【亚太智库传媒】2035年:数字时代将创造4亿工作机会
  • 【亚太智库传媒】广东经济增长趋势预判:2022年广东人均GDP将破十万
  • 【亚太智库传媒】2018:中国房地产新时代来临?
  • 【亚太智库传媒】“骏马外交”也挽救不了“巨无霸”
  • 【亚太智库传媒】广东经济发展踏上新征程——专访经济学家、广东省社科院院长王珺
  • 【亚太智库传媒】直面“成长烦恼” 做共享经济全球领跑者
  • 【亚太智库传媒】过度娱乐阻碍创新 动漫业注入传统文化求变
  • 【亚太智库传媒】看涨中国
  • 【亚太智库传媒】安邦咨询:建议中国可实施债务扩张
  • 网站介绍网站地图隐私声明意见反馈联系中心
    CopyRight © 2017 广东省情调研网 gdsqfb.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州市东风东路774号广东外贸大厦10楼
    技术支持:广东省省情调查研究中心 信息办
    粤ICP备09148158号-5jack
    建议使用 IE 版本浏览器访问本网站